手機

密碼

注冊 忘記密碼?

江西陶令酒業有限公

JIANGXI TAO'S WINE CO.,LDT.?
全國銷售電話:0792-5620078
陶淵明的朋友圈與交友之道
來源: | 作者:taolingjiu | 發布時間: 2019-04-09 | 157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陶淵明的朋友圈與交友之道

 mp.weixin.qq.com

  


點擊圖片即可購買陶令酒

摘 要:陶淵明一生最喜友朋,友朋不僅是他生活的內容,甚至與友人相處是他的生活方式。他主張 友朋間要“相知”,尤其重視“擇有道而交”,渴望結交志同道合的君子。陶淵明又頗具君子之風,對友人顯出一種豁達寬容的態度,即使友人“語默自殊勢”,志趣有變,詩人也在不放棄自我原則的前提下, 不以眼前的分歧來否定昔日的情誼。他總是以自然的態度與友朋交往,這使得他一直處于和睦、溫暖的人際關系之中。與此同時,既然現實人生中難尋同道,詩人就發揮想象的作用,向古圣先賢尋找知己,結識了一批別樣的友朋,即通過讀書的辦法,尚友古人,于是那些閃耀人性光彩的先賢走進了他的生活,并以非凡人格力量幫助陶淵明獨善其身,完成自我。



陶淵明是性情中人,一生最喜歡和朋友在一起,朋友在他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,因而他的詩文也最愛寫和朋友在一起的美好情形,如“鄰曲時時來,抗言談在昔。奇文共欣賞,疑義相與析”(《移居二首》其一);“有客賞我趣,每每顧林園。談諧無俗調,所說圣人篇”(《答龐參軍》);“辛酉正月五日,天氣澄和,風物閑美,與二三鄰曲,同游斜 川”(《游斜川序》),等等。

陶淵明作贈答詩當然也是為向朋友傳情達意,以朋友為傾訴對象,表白自己的心志和友情。陶淵明的朋友圈大體上有三類人:第一類是和他經歷相仿佛、情趣相投的州郡官員,如王弘、龐參軍、郭主簿、戴主簿、 陶敬遠、丁柴桑、劉柴桑、龐主簿、鄧治中、羊松齡(羊長史)、顧賊曹、胡西曹、殷晉安等; 第二類是一些隱士或方外之士,如廬山慧遠和尚、劉子驥、張常侍、周續之、劉程之(劉遺民)、 祖企、謝景夷等;第三類是一些鄉民田父,姓名無考。由此可見陶淵明交游的范圍和特點。

那么,作為友朋的陶淵明,他是怎樣和朋友相處,他的交友之道是什么呢?



一、結交在相知


陶淵明交友既有傳統文化“君子之交”的氣韻,更有他在仕隱生活中所特有的實踐與認知,比如他對志趣不同的朋友也能表現出一定的厚道和寬容。但他主要是以“相知”為交友之道的,與朋友互為知己,肝膽相照,所謂“道義共振,以及由此產生的心靈和鳴 ,這使得他有詩書交、方外交,但卻沒有勢利交。比如他傾心交從顏延之。顏氏之所以能和淵明“情款”,主要在于二人的性格志趣相合,彼此視為知己,即如陶淵明在給龐參軍的詩中所說的:“相知何必舊,傾蓋定前言。”(《答龐參軍》)

陶淵明就是按照“結交在相知”的原則交友,排斥了世俗的功利目的,注重心靈之交。 這種朋友與你同在,是一種懂得,一種相知,他分享你的快樂、分擔你的傷悲,他用心來陪 伴你。因而陶淵明特別希望得遇相知之友,比如他對殷隱的友情。其《與殷晉安別》詩曰: 

游好非少長,一遇盡殷勤。信宿酬清話,益復知為親。

去歲家南里,薄作少時鄰。負杖肆游從,淹留忘宵晨。 

語默自殊勢,亦知當乖分。未謂事已及,興言在茲春。 

飄飄西來風,悠悠東去云。山川千里外,言笑難為因。 

良才不隱世,江湖多賤貧。脫有經過便,念來存故人。

二、擇有道而交

陶淵明交友除了看重“相知”,他更重視“擇有道而交”,即如歐陽修在《朋黨論》中所言之“君子與君子以同道為朋”,陶淵明因道取人,論志交友,所以他作《讀史述九章》, 其中有《管鮑》曰:“知人未易,相知實難。淡美初交,利乖歲寒。管生稱心,鮑叔必安。奇情雙亮,令名俱完。”他由衷地贊賞管仲、鮑叔牙的有道之交、君子之誼。詩人非常推崇這種心心相印、志同道合的交友之道,說他們“奇情雙亮,令名俱完”,管鮑之佳事與 美名交相輝映,達到了極高的境界,被后人奉為楷模,字里行間表現出他對這種莫逆之友的欽慕。為此他非常珍惜身邊的志同道合的朋友,比如他之于陶敬遠、龐參軍等。陶敬遠既是 陶淵明的從弟,也是他的同道知己,雖然二人相差十六歲,但兩人的關系非常密切。

就是這樣,孤獨的陶淵明經常以酒為友,酒如同會心的同道一般始終與他相守,不離不棄,“欲言無余和,揮杯勸孤影”(《雜詩十二首》其二),是酒陪伴他度過孤寂的歸耕歲月,戰勝貧苦的現實,最終通向了超脫恬談之境,所以酒簡直就是詩人的同道知己。



三、神交在先賢


陶淵明有一種“知音”情結,在現實中找尋志同道合者,然“同道”寥寥,于是退而求 其次,如遇“相知”也好。但“不識歌者苦,但傷知音稀”(《古詩十九首》),于是他去 讀書,發揮想象的作用,到書中、歷史的長河中尋找知音,從那些古圣先賢的身上汲取精神力量,“微斯人,吾誰與歸”,并以之為同道。

他尋找進而神交的先賢大體上有兩類: 一類是隱士,如長沮、桀溺、許由、伯夷、叔齊、荷蓧丈人、疏廣、疏受、卜式、楊倫、長 公等;另一類是貧士,如榮啟期、原憲、袁安、黔婁、阮公、劉恭、張仲蔚、伯牙、鐘子期、 顏回、田子泰、揚雄,等等。通觀這些古圣先賢,他們都有共同特點,或是人品高潔而不容 于世而選擇歸隱;或是在貧困的生活中堅守氣節,安貧樂道,矢志不移。他們簡直就是歷史 上的陶淵明,是他的前世。陶淵明神交他們,實際就是追溯自己生命的根脈,探尋自己的來路, 從他們身上獲取勇氣,他們簡直就是陶淵明的恩人、知己和導師。


所以,友朋不僅是陶公生活的重要內容,甚至與友人相交成了他的生活方式。他主張友朋間 要“相知”,尤其主張“擇有道而交”,渴望結交志同道合的君子之友,所以顏延之、陶敬遠、 龐參軍、殷晉安等成了他最看重的同道之友。然而,陶淵明又頗具君子之風,對友人顯出一 種豁達與寬容的態度,即使友人“語默自殊勢”,志趣有變,詩人也不以眼前的分歧來否定昔日的情誼,從不做嵇康式的“絕交”之舉,他總是以自然的態度與友朋交往,這使得他一 直處于和睦、溫暖的人際關系之中。與此同時,既然現實人生中難尋同道,詩人就發揮想象的作用,向古圣先賢尋找知己,結識了一批別樣的友朋。即他通過讀書的辦法,尚友古人,于是那些閃耀人性光彩的先賢走進了詩人的生活,并以非凡的人格力量幫助陶淵明獨善其身,完成了自我,成就了文化史上一位固窮守節的道德楷模。



×
×
吉林11选5任二技巧